网 页 搜 索

 
栏 目 导 航
【优秀选本】
【诗词格律】
【诗词赏析】
【诗词工具】
相 关 文 档
    当前位置:首页>>【诗词基础】>>【优秀选本】>>文章>>《钗头凤·红酥手》与《钗头凤·世...
《钗头凤·红酥手》与《钗头凤·世情薄》赏析
    作者:旷世菜鸟
 
    (引言) 桃花落尽,寂寞池阁,欢情已成昨。经典的爱情背后,总是两颗哀怨的灵魂。 
    1155年的一个春日,绍兴沈园里堆锦叠秀,花正开得灿烂,太阳也撒下片片暖香。逶迤的游人中,30岁的陆游偊偊而行,满园的春色勾起他忧伤的回忆,他的思绪里满是唐婉的身影。不远处,唐婉正侧倚廊亭,托腮凝思…… 
    入选理由:一幕凄楚的爱情悲剧,两阕泣血的爱情悲歌。 
    类型:宋词 
    作者:陆游 唐婉 
   (正文)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 满园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晚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倚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注释] 钗头凤:词牌名。词是专为配乐歌唱而填写的一种韵文体裁,也称“曲子词”,即歌词。早期的词皆有乐谱。每个乐谱都有一定的基调,一定的旋律和节奏,这些东西的总和就是词调。每种词调都有一个名称,“钗头凤”就是其中之一。 红酥手:形容唐婉的纤手红嫩柔软。 縢(teng):缄封。 浥(yi):沾湿。 鲛(jiao)绡:古代神话故事中鲛人(即人鱼)所织的精美纱绢。 阑珊:将尽、消退的意思。 
    [作者简介]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幼好诗书、兵法,成年后力主抗金,曾参与张浚北伐,以失败告终,终生未酬其志。陆游是我国历代最多产的诗人之一,今存诗九千余首,词百余首及大量的散文作品。他的诗作大多豪放雄浑,时人誉为“小李白”。陆游词作成就虽不及诗,风格上或婉丽或激昂,亦为宋词大家。 唐婉,字蕙仙,生卒年月不详。陆游母舅唐诚之女。初嫁陆游,被休后再嫁赵士程。唐婉善诗词,有“纤纤才女”之称,《钗头凤·世情薄》是唐婉仅存的词作。 
    [佳作欣赏]这两首词凄婉感人,真实记录了陆唐两人的爱情遭遇。陆游和唐婉本是表兄妹,自小青梅竹马,长大后诗词唱和,更是情深意笃,成年后结为夫妻,时常把盏吟诗,恩爱欢娱。然而,幸福的生活并没维系多久,陆游的母亲对唐婉因嫌生憎,强令陆游休妻。陆游百般辩解、哀求无果,只得将唐婉遣回——婉妹,你暂且回去,一俟时机转圜,我定当迎你回家。陆游劝慰着唐婉,其实也是在劝慰自己,幻想着有一天鸾镜还能重圆。可事态的发展完全不是陆游所能左右的。没多久,陆母就命陆游另娶王氏,唐婉也被迫嫁与赵士程。一对情浓意切的爱侣从此成了陌路。唐婉被休后数年,陆游和唐婉又相遇了。相遇在春光明媚的沈园里,相遇在悲欣交错的尴尬中。一时间,陆游因愧疚而迟疑,唐婉因祈望而欲迎,四目交接的那一瞬,万般情感一起涌上心头,两人都有些怔忡。唐婉回过神后,亲手捧上一碗黄縢酒,送到陆游的面前,陆游默然接过酒,一饮而尽。曾经的甘醇如今却成了满喉的苦涩,连同这东风杨柳满园春色,都变得如此的可憎复可恶。斯人憔悴,往日的欢情转作眼前的柔肠寸断心如刀割。他真想牵过唐婉的手,远走高飞从此再也不分开,可是飞到哪里才能逃得出礼教的规束呢?一切都无法更改,他再也无法给唐婉以幸福了——无奈总是一种清醒的痛。陆游不敢再看唐婉的眼睛,转过身,提笔在墙上写下了一首“钗头凤”,写下满腹的酸涩与无奈。写完怆然离去。离开前他看了唐婉最后一眼,眼里满是不舍与不忍,但他还是走了,走得有些趔趄。唐婉眼睁睁的看着陆游的离去,欲留不能欲呼无声,心却在一点一点往下坠。多少次梦里相见携手言欢,醒来惟余枕上湿泪痕。今日相逢,你怎忍心如此离去一句话也没有?曾经的山盟与海誓,你全都忘了吗?带我走吧!你带我走……唐婉的心在哭泣,绝望在蔓延。看过陆游的题词,唐婉彻底绝望了——所有的祈愿与幻想刹那间全都如泡影般幻灭。怨愤中唐婉和了这首词。这一首和词,就耗尽了唐婉全部的生命,她再也没有力气活下去了。未几,唐婉郁郁而终,芳龄不足三十岁。沈园一见,就成了陆唐两人的最后诀别。比较这两首词,虽同为伤情之作,但在情感的浓烈上仍然有所差异。陆词表达的是悔恨与无奈,三个“莫”字诉说的是陆游的无奈、无力乃至无可,哀痛凄凉中仍存有一丝理性的思维。唐词则完全是情感的倾泻,满篇都是怨恨激愤,最后把这种怨愤凝结为三个“瞒、瞒、瞒”。虽曰“瞒”,实则显明地表现了唐婉的痛恨、痛惜与痛悔——痛恨命运的不公,人世的恶薄;痛惜的是陆游,既不敢抗争于前,又不能更改于后,一任爱情成病魂,在风雨中飘摇、飘摇;最后痛悔却是自己,几年来,所有的悲伤,所有的耻辱,所有的煎熬与挣扎,最终换来的只是三字莫、莫、莫,满怀的痴望转为彻骨的绝望,这是锥心的痛与悔!如果说陆游的三个“莫”,声声含泪,那唐婉的三个“瞒”,则字字滴血。女人活在爱情里,现在爱情死了,一代才女,唐婉只能化作一缕芳魂,飘向再也没有苦痛的永恒天国。 
    [引申阅读] 得知唐婉的死讯,陆游悲恸不已,伴随悲恸的还有无尽的忏悔。他很清楚,唐婉因他而死,死于他的懦弱与退缩。沈园里的瞬间对视,他分明看见了唐婉无助的乞望,但是他不能、他不敢。陆游深切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与怯懦,就连自己最深爱的女人都不能厮守。如今生死相隔,一切再也无法挽回,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在沈园里徘徊,徘徊在一生都难以排遣的哀思中。 
    枫叶初丹槲叶黄,合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诗中小序曰:“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1192年,陆游68岁,沈园别后38年)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园二首》(1199年,陆游75岁,沈园别后45年)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迹犹锁壁间尘。 
    ——《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二首》(1205年,陆游81岁,沈园别后50年)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是陆游最后一次沈园题诗,时年85岁。此后不久,陆游便溘然长逝。 
    (爱情箴言)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汉乐府《上邪》 
诗学昆裔 诗坛昆玉 诗国昆仑
© 版权所有 诗昆文学艺术传播与发展中心
苏ICP备:05058999号
访问统计: Since 2002-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