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页 搜 索

 
栏 目 导 航
【理论前沿】
【图文天下】
相 关 文 档
    当前位置:首页>>【说文论道】>>【理论前沿】>>文章>>唐宋应制词刍议
唐宋应制词刍议
          刘荣平  发布时间: 2006-09-01 02:28 光明日报 
 

  唐宋词中有应制一体,不太为人注意。张德瀛《词征》卷五说:“万俟雅言、晁端礼在大晟府时,按月律进词;曾纯甫、张材甫词亦多应制体,它如曹择可有荼蘼应制词、宋退翁有梅花应制词、康伯可有元夕应制词。与唐初沈、宋以诗夸耀者相颉颃焉,风气之宗尚如此。”这里提出了“应制体”的概念,应是对唐宋时代曾长期盛行 
的应制词的理论概括,但未说明此类词“风气之宗尚”的原因和风格特征,所举应制词人也只是其突出者。通观唐宋词史,李白、温庭筠、柳永、夏竦、王观、周邦彦、万俟咏、晁端礼、邢俊臣、康与之、曾觌、张抡等都有应制词传世,可谓宗尚不绝。 

  何谓“应制”?廖道南《殿阁词林记》卷十三说:“凡被命有所述作则谓之应制”。命指帝王之命。汉武帝命文学侍从之臣待诏金马门,应制奏赋,赋遂成“一代之文学”。尔后诗文也入应制之林,彬彬称盛,蔚为大国,多由馆阁儒臣执笔完成。唐初宋之问、沈佺期御前应制赋诗争夺锦袍一事,传为美谈。词由于其体颇卑,馆阁儒臣少有御前作词应制,多由文学侍从之臣甚或布衣词人完成。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三载有人向朝廷进言:师儒之官不得撰乐语之类,以便有余力完成职事,圣旨依允。罗大经《鹤林玉露》卷十载康与之有大才,曾向高宗上《中兴十策》,后专应制为歌词,世人只比作柳永辈。 

  应制词兴盛的原因首在于帝王需要娱乐。很多歌词都是因为帝王先要欣赏音乐,才制词与音乐相配,因而应制词较能显示词之音乐属性。释文莹《续湘山野录》载唐太宗酷爱宫词中十小调子,“命近臣十人各探一调,撰一辞”。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四载唐宣宗爱唱《菩萨蛮》词,相国令狐绹假温庭筠新撰密进之。李白应制词《清平乐》四首,王灼《碧鸡漫志》卷五认为“乃是令白于清平调中制词”。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七载王都尉有忆故人词,宋徽宗喜其词意,犹以不丰容宛转为恨,遂令大晟府再制词。周邦彦承命增损其词,而以王词首句为名,成《烛影摇红》之调。所有这些事例说明,正是因为帝王有娱乐的需要,应制词才大量产生,而这些应制词不失为考察词之音乐属性的范本。如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卷九载柳永向仁宗进词《醉蓬莱慢》,词中有句“宸游凤辇何处”,与御制真宗挽词暗合,仁宗读后脸色惨然,及读至“太液波翻”,勃然说:“何不言波澄?”乃掷之于地,柳永自此不复进用。可见这个“翻”字给柳永惹下了大祸。焦循《雕菰楼词话》说:“此定用‘翻'字。‘波翻'二字,同是羽音,而一轩一轾,以为俯仰,此柳氏深于音调也。”也许柳永用“翻”字,确出于协律之迫不得已。 

  颂升平是应制词长盛不衰的另一重要原因。蔡絛《铁围山丛谈》卷二说:北宋政和初年海宇晏清,朝野无事,每天讲礼乐庆祥瑞,是颂升平极盛之际。并极推晁端礼一首应制词说:“时天下无问迩遐小大,虽伟男髫女,皆争气唱之。”可见词在颂升平中的传播力度。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六载晁端礼于政和癸巳到朝中任职,见禁中嘉莲生,乃赋《并蒂芙蓉》词以进,除大晟府协律郎。并蒂荷花少见,统治者视为祥瑞,通常看作政通人和的吉祥之物。此词开篇云:“太液波澄”,而不像柳永所説“太液波翻”,结果一封官一被黜,究其原因,与帝王的好颂升平的心理有关。 

  美风俗是应制词兴盛的又一重要原因。上元、中秋、重九,帝王及皇室成员往往应景赏光,此时多有应制词;做寿、册封也往往命人制词祝贺。限于篇幅,不一一具论。这里只谈谈上元应制词。宋人特重上元佳节,往往张灯结彩,欢闹达旬日,帝王与民同乐,常常倾城出动。这在佚名《宣和遗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周密《武林旧事》中都有详细记载。宋代大多数应制词人都作有上元词,尤以晁端礼、康与之、曾觌、张抡、吴琚为著,可以说上元词是应制词中数量最多的一种。佚名《宣和遗事》前集载:宣和六年正月十五日夜,有位平民妇女吃了御酒,脸泛红光,恐回去时为夫家盘问,遂袖取金杯,以求作证,结果被侍卫拿住,只得上奏一首《鹧鸪天》词,以求免罚。词中有云:“乞赐金杯作照凭”。教坊大使曹元宠怀疑其夫宿构此词,教她骗取金盏。徽宗降旨令其以《念奴娇》为调,当面作一词,妇人即口占一首,徽宗大悦,赐盏与之。此例说明宋代平民也参与应制词作者之列,只是被动地参与,与御前文人有目的应制不同。 

  据统计,今存应制词有数百首之多,事实应远不止此。如陈世崇《随隐漫录》卷二载陈藏一有应制词达百首之多,今其存词不过寥寥数首。这些应制词表现出怎样的风格特征呢?前人及当今学者并未予以总结。 

  应制词与应制诗在风格特征方面有共通之处。关于应制诗的风格特征,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二曾总结说:“应制诗非他诗比,自是一家句法,大抵不出于典实富艳尔。”祝穆《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七《英公应制诗》说:“应制诗无出于典丽富艳”。一曰“典实富艳”,一曰“典丽富艳”,都能确切地说出应制诗的风格特征。至于应制词的风格特征,吴师道《吴礼部诗话·词附》评夏竦应制词《喜迁莺》“富艳精工,诚为绝唱”。其词云:“霞散绮,月沉钩。帘卷未央楼。夜凉河汉截天流。宫阙锁清秋。瑶阶树,金茎露。玉辇香盘云雾。三千珠翠拥宸游。水殿按凉州。”“富艳精工”确切地指出此词的风格特征,也可以拿来说明其它应制词的风格特征。如万俟咏《明月照高楼慢·中秋应制》、康与之《瑞鹤仙·上元应制》等即是此种风格。但与应制诗无出于“典丽富艳”稍有不同,应制词有时为取悦君王而走向滑稽一途,这可能与诗庄词媚的价值取向有关,但总体上还是不出“富艳精工”的范围。如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三十五载:康与之在翰院时,常重九遇雨,奉诏撰词,曾口占《望江南》一阕,上为之启齿。词云: 

  重阳日,四望雨垂垂,戏马台前泥拍肚,龙山会上水平脐,直浸到东篱。 

  茱萸胖,黄菊湿滋滋。落帽孟嘉寻箬笠,休官陶令觅蓑衣,两个一身泥。 

  此词通篇用典,结句幽默滑稽,令人捧腹。 

诗学昆裔 诗坛昆玉 诗国昆仑
© 版权所有 诗昆文学艺术传播与发展中心
苏ICP备:05058999号
访问统计: Since 2002-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