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页 搜 索

 
栏 目 导 航
【历代名家】
【诗话词话】
【诗史钩沉】
相 关 文 档
    当前位置:首页>>【诗国昆仑】>>【历代名家】>>文章>>鲍思陶诗选
鲍思陶诗选
作者简介:鲍思陶,1999年7月任山东齐鲁书社编审,2003年转任山东大学文学和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上元夜
火樹鼇山畫不如,少年興致漸成虛。青鸞愁映孤身影,碧砌空回長者車。 
處世閑看鷹捕雀,吟詩翻作獺排魚。時乖莫怨交遊少,仍有多情兩篋書。 

廬州阻雪
訪戴無端忍滯留,心羈故國望門投。燈孤返照窗前影,杯濁偏聞客裏謳。 
雙鬢不堪梅影瘦,一身直似楚冠囚。家貧親老欲何往,牽犢挂瓢皆我儔。

過馬嵬坡三首
金粟堆邊柳始荑,千絲萬縷盡向西。三郎不在長生殿,辜負鷓鴣夜夜啼。 
驪山回首已成塵,家國依然未鼎新。破碎山河罪一塚,最憐無地葬精神!
華清宮樹半巢鴉,蘚字碑衣夕照斜。羅襪生塵誰惜取?精魂猶睡海棠花。 

寄遠
蓮意空勞焦尾桐,蠻箋小字費題紅。新羅輕染初成扇,廣袖長舒不當風。
緒柳多愁偏舞北,布帆無恙卻朝東。眼前蝴蝶勾殘夢,人在蒹葭一水中。

無題
明湖歸路碧萋萋,難覓鴻蹤印雪泥。客夢不隨青鬢改,鄉愁時向白雲題。
金門賦獻終無謂,齊物論成祗自迷。十四年來猶昨日,可能一點到靈犀?

雜感
時荒欲奮魯陽戈,無奈途窮裘敝何?文史三冬何足用,生涯五噫不成歌。
凋顔神滸爭投佩,賦性門庭樂置羅。過眼黃花堪點綴,秋風飄雨晚來多。
注:“噫”字黃先生作仄聲 

答人
同病何勞相急煎?萬般心事總難傳。悠悠此恨成終古,渺渺斯情可鑒天。 
精衛臨淵猶帶怨,桃花颒血最堪憐。無由同證三生石,只是當時各惘然 

近來
匣內青萍久未鳴。愁將永日付棋枰。真能得意唯清詠,每不如人是浪名。
庾亮風塵隨扇息,季鷹心事逐潮生。鄒家縱有雕龍手,難寫風情並世情。

又寄
金錢頻擲卜蕭辰,亂點春山錯認真。半世功名隨落葉,一生心迹付離人。
未妨似醉還非醉,坐使輕嚬復笑顰。何用更尋天外約,鈴聲夜雨憶歸秦。 

題“得一齋”
星星雙鬢坐慵拈,棖觸青春懶卷簾。鴉字白鵝焉忍換,篆香紅袖不煩添。
無人可共牛衣泣,唯爾羞從馬首瞻。墮甑浮雲饒意趣,聊書得一作齋簽。

故友相逢感賦
參商曾擬故人星,乍見翻疑蝶夢醒。去日梅腮初著粉,相逢柳眼始垂青。
雲山客鬢窗前月,滄海浮槎浪底萍。不忍橫琴彈別鶴,明朝留待寫伶仃。

偕日本漢詩社友人登泰山
登臨情趣付詩筒,鳥棧而今一線通。嵐影涳濛青嶂外,鶯鈴跌宕白雲中。 
峰隨人意疏成懶,石笑余心老更空。妙得絲桐相協奏,高山流水韻無窮。

寄巴黎蓉兒
夏午慵慵嬾自持,小窗坐寐即相思。清音蝶影分微绿,冩作芭蕉葉上詩。
風摇花影上莓牆,恰是麗人時世妆。日影新来添一缐,相思直與較綿長。

寄遠三題
共命異巢俱惘然,紅塵非電亦非煙。巫山深岫些些夢,直接晴雲三十年。
私語當時未敢忘,重逢猶發少年狂。無情莫怨東風老,吹岀芙蕖兩度香。
少不畱心是惜春,漁舟輕岀武陵津。年年解道花如霰,可有南陽囬櫂人。 

讀《陳寅恪傳》書後
柱折天傾恥不周,新亭藉卉亦無由。莫嚮繁華輸一嘆,夕陽無奈水東流。 
黍離麥秀兩難歌,何異枯魚泣過河。欲問存亡繼絕事,崑明湖水舊時波。 

讀《燕丹子》
馬角烏頭豈惜孤,秦庭乏術愧專諸。僅拚白刃三分利,便寫丹心萬代書。 
易水歌寒終唶咄,黃金臺冷竟何如?祗今鷰市屠門外,猶有瞋蛙論劒徒。 

病中賦《祝辰歌》,遠寄阿錚
欲借春風寄遠思,依依情愫入新詞。祝辰歌唱鶯聲裏,問疾訊來燈影時。 
殘梗敷花重著色,病蠶破繭更成絲。 不愁門外苔痕嫩,幸有新知是舊兒。

代人賦別離三首
霜寒祖帳醉螺尊, 燭剪深宵見淚痕。 惱恨此心將不去, 凴君帶去祗餘溫。
江干木葉落紛紛, 偕鶴擕雲一送君。 目斷孤帆隨鶴杳, 江頭惟有望夫雲。
鷄窗燈火半昏黃, 歸讀離魂意已涼。 客舎秋聲如昨夜, 誰人為檢舊衣裳。

小蜨離去
每借浮塵掩舊蹤,殘犀尚待斷紋通。一燈華髮霜前葉,五味心情雪後風。 
似覺春懷未分綠,何勞蔗境更飛紅。故人祗合巫山夢,再到巫山夢已空。

春感
作墨吹涎世已荒,斫開混沌乞靈方。道旁豺虎猖披甚,俎上魚龍變幻長。 
掩目當時嘆蒭狗,錐心何地避紅羊。春風又見無窮恨,且放衝寒踏雪繮。

病榻寄人
輕狂半世逐奔輪,負盡牽衣折柳人。曡曡梅心風引誘,些些竹韻雪陶甄。
柔腸百結終須斷,雙鬢仟莖不厭新。窗外春情猶太瘦,慣從瘦處闢囂塵。
尺蠖情懷正鬱陶,冰絲雪繭任風繅。一春清味因梅減,萬頃澄波待柳撓。 
空有康匏誇虛受,何妨蕭鬢供頻搔。南窗尚可成高臥,不羨詩奴與酒豪。

讀《孔子傳》 1996、10、2 
沂水雩臺興不賒,浮雲富貴笑東家。當時不記周公夢,門外安排渡海槎。

讀《科舉史話》 1996、9、
百萬英才入彀中,禹門點額便成蟲。愚民有術分工巧,嬴政當輸一著功。
斗水高懸涸轍魚,四書之外更無書。馭臣自有安長策,何必咸陽一炬除!

時事竹枝詞 1996、4、3 
粉墨登臺意氣多,賑災今日卻如何?可憐百戶農人賦,不敵毛嬙一首歌。
搔首弄姿百樣腔,空餘七尺少昂藏。靡靡一曲風搖柳,始信蓮花是六郎。 
紅黃長髮任婆娑,搭背勾肩兩翠娥。忽地一聲驚市俗:“心肝寶貝小哥哥。”
腰纏一段露臍紗,裙短臀肥豈忍遮。雙頰塗紅羞不覺,原來皮肉是生涯。
屋似玄宮燭似螢,男惺惺惜女惺惺。皮解庫名夜總會,燈紅酒綠映蚨青。

冬望
負手天涯望,孤懷對羯磨。崖風飛鐵笛,草浪沒銅駝。
一夢邗溝月,千秋易水歌。寒山生意澹,白髮夕陽多。

秋思三首
年年江畔送離帆,別樣心情祗自緘。岸上蒹葭水中月,為誰惆悵濕青衫。
長亭一去暮雲斜,等是飛蓬逐漢槎。料得梁園盡榛莽,逢人偏問舊桑蔴。
千里孤雲繞故臺,十年世事等塵埃。鄉心檢點釀成夢,付與秋蟲彈出來。

自壽
少年心事已無憑,白髮青雲自不勝。欲釋懷時多種竹,于無人處且調鷹。 
江山語默真詩料,風月情孤足酒朋。羞向秋霜話磊落,一聲長嘯愧孫登。

諸生畢業十年聚會,席上口占
夏雨春風不厭奢,十年流水唱蒹葭。小名喚到情如酒,舊事勾回味作茶。 
既悟功名霜後葉,何妨形迹霧中花。舉杯莫定明朝約,且把無涯換有涯。

早春三首
驚雷小破雨前芽,山寫輕痕水寫紗。到處尋春春不見,溪頭點綴舊梅花。
鳥影依稀花影輕,天機啼破兩三聲。陽和消息憑誰問,只是東風不放晴。
難憑風信兆寒暄,燕魄梨魂總不言。一點嫩寒偏愛隱,薺花白到故人園。

春意三首
鞭絲帽影又經年,夢裡煙雲畫米顛。漏靜無心燒白朮,詩裁何異補黃連。 
手拋書卷閑難讀,眼惜花飛倦欲眠。忽見風箏吹斷線,關山萬里到眉間
聽濕琴聲幾襲衫,草荒三徑懶夷芟。縠紋萍動魚兒呷,檐影花飛燕子銜。 
恍惚夢來愁不覺,忽然書到怕開緘。一時多少叮嚀意,都掛高秋無恙帆。
同心易結卻難分,門巷重來認未真。欲共桃花爭一面,難從柳絮卜三春。 
風帘手卷防鶯妒,素照衣香惹蝶親。盡說羊權能縮地,如何不見武陵人?

浣谿紗 病中接故人來電
雨後園林一抹清,風前佇立聽啼鶯,聲聲似喚晚來晴。     放眼新花開舊苑,囬頭流水擬人生,何妨擕手且徐行 

浣溪紗 秋夜
斷岸猶橫不系舟,當年曾送少年游,春山一揖共青頭。    千哩形容憐倦鶴, 半生光景羨閑鷗, 清空月色滿南樓。

南歌子 秋恨
蠟淚非離淚,荷珠是斷珠。望空回應不能呼,只恐頻驚雙宿樹頭鴣。     夢草懷猶恨,香魂返盡虛。始終不信兩般殊,悔煞當年偏送枕珊瑚。

南鄉子 題人小照
魂瘦忽驚秋,一樣豐神感悵惆。持定人間皆罣礙,勾留,溪上梅花水上鷗。     醉魄豁吟眸,心燼寒灰不肯休。夜夜熏香對小照,繆綢,也算此生共白頭。

霜天曉角 送人
珠分楚浦,念念人兒去。身影漸隨帆遠,天邊際,長亭樹。真欲留春駐,卻教風信誤。明日孤尊如許,聽不得,杜鵑語。 

金縷曲
乍繫斑騅處。悵蕭郎、可曾記取、杜秋娘句。驚動流鶯當時語,贏得回眸一顧。空收拾、餘香半縷。獨望天邊雲起也,問行人、哪片能成雨?心已碎,為誰負?     關河影裡衡湘路。蔭寒皋、零芝斷芷,不堪自舞。無限離懷忙收起,打個包兒寄去。倩儂數、別來幾許。藥誓蘭盟花間露。最傷情、燕老人遲暮。知我者,其飛絮! 

永遇樂 齊長城懷古
雉堞殘形,蜿蜒意態,極目何處?獨立遐荒,煙凝薺樹,惟見雲飛去。屺垣斷壁,飛蓬影裏,社鼠城狐常住!草驚風,蕭蕭月夜,猙獰臥石猶虎。     火牛陣裏,馬陵道上,不忍從容回顧。老馬知途,天威咫尺,望斷滄桑路。魯人投鑰,鄒人伏劍,曹劌猶能三鼓!何須問,當年霸業,今無恙否?

诗学昆裔 诗坛昆玉 诗国昆仑
© 版权所有 诗昆文学艺术传播与发展中心
苏ICP备:05058999号
访问统计: Since 2002-03-06